河南快赢481中奖规则
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 > 娛樂 > 娛樂資訊 >

文藝片何時迎來市場的“地久天長”

2019-03-25?來源:新華網 ?記者: ?點擊數:

  制圖:李潔

  最近一段時間,檔期日歷上滿滿的文藝氣質:前有《綠皮書》,后有《波西米亞狂想曲》,還有《地久天長》《過春天》《陽臺上》《風中有朵雨做的云》《撞死了一只羊》《如影隨心》等一長串中國電影排隊上映,更有一些本土文藝片還大膽選擇了商業片的發行模式。“文藝片集體過春天”成了一語雙關的業內時髦話。

  這設定成立嗎?在《地久天長》上映前,中國電影資料館館長、中國電影藝術研究中心主任孫向輝斬釘截鐵:“能”,在她看來,文藝片的追求不只是票房。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教授周星則有所保留:“所謂‘文藝片集體過春天’僅是一種說法。嚴格來講,是具有文藝氣質和文藝性狀的作品比往年更多,這更像是一種‘過春天’的趨勢、啟示或前奏。”

  看看《地久天長》上映三天后取得的近3000萬元票房,答案或已明晰——業內的狂歡要感染圈層外的普通觀眾,仍需時間加成。屬于文藝片的春天,風信已來,春光未滿。

  業內高光要鑿透圈層抵達更廣大觀眾,四年太短

  眼下,王小帥想必百感交集。四年前因為《闖入者》,他感受過春天的寒意。現在的光景大不同,至少,他不是一個人在努力。

  自打2月中旬在柏林捧回最佳男女演員兩座銀熊獎,他的《地久天長》就迅速被國內觀眾知曉并期待。此前由一部影片包攬“雙熊”只發生過兩回,《一次別離》和《四十五周年》。王景春和詠梅能成第三對,這成績是國產電影值得驕傲的一刻,更被視作國內上映時突破圈層的關鍵一招。借用上海電影家協會副主席鄭大圣的話,“宣傳海報上有亮點,而且它是部完全配得上集體表演獎的電影”。更重要的,如王小帥反復強調“它不是電影,這就是生活”,《地久天長》易懂、對觀眾友好。

  獎項加持、公映時間、業內反饋、點映口碑,加之博納的強大發行支撐,種種因素使然,王小帥在公映前說了句心里話:“3月是影迷的狂歡節。”事情最初的走向與業界期盼的一樣,這部承載了中國30多年緩緩流淌歲月的影片,不僅出現在朋友圈、地鐵站,就連打開互聯網電視時還占據了一部分開屏畫面。如是“待遇”,本土文藝片罕有。相比 《闖入者》只有三天排片率過1%,許多中國電影人相信,《地久天長》能在市場里地久天長。

  3月22日上映首日,有些改變發生了。王小帥作品排片率6.5%,對比四年前好了許多;當天取得的1000萬元票房,也已經達到了《闖入者》的全部。可市場格局沒變,蛋糕的大部分仍屬于《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》《老師·好》等商業類型片。博納總裁于冬發聲,認為佳作值得更好被對待;不少電影人也在社交平臺呼吁,希望大家都去看看我們一起走過的30多年。但市場有其選擇:業內高光要鑿透圈層照耀到大多數人,四年太短。

  檔期日歷上的文藝氣質,源自時間、創作、觀眾等多方暈染

  雖說《地久天長》還在等待奇跡,但檔期日歷上的文藝氣質是確鑿無疑的,電影“求排片”的姿態也不再那么悲涼。更準確些說,文藝片“由冬入春”的步伐與中國電影市場開始加速發展、檔期細化、受眾分層的軌跡幾近重合。

  復盤四五年來的“文藝片日歷”,制片人方勵為《百鳥朝鳳》驚天一跪,忻鈺坤處女作《心迷宮》帶動背后的FIRST青年影展浮出水面,萬瑪才旦等作者借上海國際電影節步步“破壁”,全國藝術電影放映聯盟專線從成立到擴張至全國1815家影院,“大象點映”互聯網電影社交平臺崛起等,都是值得一提的大事記。單是順著這些線索就不難看出,文藝片的生態環境逐漸向好。

  周星認為,一切離不開創作與受眾兩個層面的相輔相成、同向前行,而雙方的成長又源自時間沉淀、政策鼓勵、平臺助推等多重力量。近年文藝片呈上揚趨勢的同時,《二十二》《岡仁波齊》等紀錄片實現數次突圍,另有諸如《無名之輩》這樣個性舒張而表現出文藝氣質的作品被大眾看見。

  當國產片的創作格局日漸多樣,受眾的品位日益提升,市場的需求逐步擴容,文藝片的放映空間也隨之拓展邊界。加之上海和北京兩大國際電影節的影展持續多年、全國藝聯引進發行全球佳片,各種舉措接力澆灌著大眾審美的種子,待春光正好、破土而出。

  文藝片尚在“一片一命”的階段,長線放映仍是目前最優選

  雖說以票房論英雄對電影尤其是文藝片太為偏頗,可文藝片能走向更多觀眾,始終是業界的美麗愿望。

  對此,專家們都表示,目前來看,文藝片的市場反響沒有必然規律。2014年《白日焰火》挾柏林得獎之勢突破了億元票房,半年后同樣帶著電影節獎項的《推拿》只拿到了1351萬元;一樣是畢贛作品,《路邊野餐》和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遭遇的市場反饋天差地別;紀錄片《岡仁波齊》的過億元收入簡直讓作者淚流滿面,而同樣出自張楊之手,劇情片《皮繩上的魂》卻慘淡得只有300萬元。

  鄭大圣用“一片一命”來形容本土文藝片的市場命運。在他看來,文藝片走商業院線,是好趨向,但不必抱以過高期待。“我們只能‘事后諸葛亮’地分析文藝片在票房上的成或不成,卻很難提前作出判斷。”現在看《白日焰火》,柏林的獎項、桂綸鎂等擁有號召力的演員、犯罪懸疑類型元素,都是觀眾為它買單的出發點。回首《無名之輩》接近8億元的高票房,就必須考慮它所在的2018年中國電影大環境,那是觀眾對現實主義的需求、對流量的反感、對演技的關注同時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后,市場給出的反饋。

  中國文聯電影藝術中心主任饒曙光說:“電影從誕生之日起就是科技化、工業化、大眾化的藝術,而大眾化的觀眾從來都偏愛‘熱鬧’勝過‘冷峻’、‘故事性’勝于‘作者性’。過去、現在、未來始終如此,這就是電影的本質。我們能做的,就是盡快找到全面支持文藝片可持續發展的路徑。”

  “春天”將至未至,長線放映仍是文藝片相對穩妥的發行模式。如至今未公映的《村戲》,它從2017年初亮相起,一律走眾籌點映、影展放映、藝術院線長期駐場等路線。就在上周,該片還在中國電影資料館與影迷見面。樂觀點想,掙脫了商業檔期,每一天都可以是文藝片的發行期。

  相關鏈接

  三四月里銀幕上的文藝風

  ■《地久天長》

  王小帥作品,30年的中國普通人生活在三小時內緩緩流淌。片中,劉耀軍與沈英明兩家人本是摯友,但一次意外奪走劉家兒子的生命后,兩家人命運徹底改變。劉家夫婦背井離鄉,在南方的小漁村里放逐自我。沈家則守著某些秘密度過了歲月。多年后再次相聚,人性中的善良讓一切得到救贖。

  王景春、詠梅憑借劉家夫婦的角色雙雙獲得柏林電影節最佳男女演員獎。影評人認為“這是一次演員的集體勝利”。

  ■《過春天》

  導演白雪的處女作,聚焦特定歷史時期往返于港深的跨境學生。主人公佩佩是個16歲女生,她的城市既是香港也是深圳,一邊有身份,一邊有生活。為了和閨蜜的約定,為了自己的存在感,為了懵懂的好感,她開啟一段頗有“冒險”感的青春之旅。該片曾入圍柏林電影節新生代單元。目前豆瓣評分8.0,在國產青春片里屬上乘。

  ■《風中有朵雨做的云》

  片名與孟庭葦的歌曲沒什么關聯,倒是王杰的《一場游戲一場夢》更具存在感。電影從沿海小城講起,年輕的警察楊家棟接手一起墜樓案。隨著調查鋪開,楊家棟的命運、死者女兒的命運在不經意間發生糾纏,不同地域的社會生態也如風雨云般攪合在了一起……

  文藝氣質中的類型元素、大群戲的場面調度、手持鏡頭下的晃動與特寫、打破時空界限的故事講述、潮濕又曖昧的氣氛營造等,都是影評人將之列為“年度優選”的理由。

  ■《綠皮書》

  第91屆奧斯卡最佳影片,依據真人真事改編。上世紀60年代初、美國種族歧視的嚴峻時期,杰出的黑人音樂家唐雇用行為粗鄙的白人托尼當專職司機。他們揣著一本綠色書皮的“黑人南方旅行指南”,從紐約出發,一路深入到黑人仍受迫害的南方巡回演出。

  影片既沒有高科技,也并非大制作,劇情與人物關系亦是那樣簡單,但貫穿其中的對社會的洞察、對人性的穿透、對時代的反思為它贏得觀眾。

  影片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在中國的最高票房。■本報首席記者 王彥

責任編輯:馬忠德

發表評論
用戶名: 驗證碼: 點擊我更換圖片

網站簡介 | 版權聲明?| 聯系我們?| 媒體矩陣?|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6201018???ICP備案號:隴ICP備12000652號??主辦單位:甘肅臨夏民族日報社
地址:甘肅省臨夏市紅園路42號???郵編:731100???電話:(0930)6219348???傳真:(0930)6212232
Copyright?2009-2010 中國臨夏網 www.mnfqf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河南快赢481中奖规则